清柔如水的宣纸:让人心生光明

作者:陈瑞海书画工作室 人气:27 来源:

桌上铺展着洁白宣纸,清柔如水一般,让人心生光明。宣纸已生长千年之久,历经世代劳动人辛勤培育,以智慧之思,取自然之源,聚天地人造化之功,呈现出平凡朴素,洁净淳厚的美德。宣纸散发着中国文化的心性,世代笔墨,只有用心境才能成为它的知己,宣纸纯性有若月光朗照,当寂静之时,才能体味入真奥妙。

面朝宣纸,心体淡远是心性所住。中国先贤哲人借宣纸以文,写心传意,宣纸若水,四季自如,相遇平常苦乐,皆得光明,其清澈守寂,透明无碍。

当画笔轻轻落下,像蜻蜓点水,宣纸灵性触动着心绪,只在行笔一刹那,像步入沙漠,天地间留下一行足迹,浅深之印感觉着老子“道生一”之滋味。宣纸若广阔土地,可境生万物,更可显现笔墨心觉,可以说宣纸圆通着人生朝夕起始,透出味外之旨,直指道心。

在宣纸上轻轻写出,似雪花,却是梅,此时宣纸的洁白赋予了梅的洁净,似“携镜自照”来品咂寒苦之乐。这种立格观照方式,在宣纸中产生了“一月印一切水”之意象,极简数笔,透彻的浓淡赋予了宣纸的澄明。宣纸载着笔意、墨意,从“一画”之始,沿着人生旅道,不论寒天枝树或秋山风雨,它会时刻提示着在寻求自然空处时,超越自我心性,这正是宣纸的清柔若水之映。

面朝宣纸,以最简笔墨,扫净时尘。古人有“十日画一水,五日画一石”,对性情涵养的日渐体会,笔法墨韵在阳光风雨中围绕宣纸,经历求道。行笔在宣纸上涩涩前行,宣纸似在体会着山高云淡的意味,体味着苍松青石的刚毅,体悟着泉水如玉的润泽。不知过了多久,宣纸已穿过迷雾,层层登高,每一层满载内境,放眼眺望,山峦极远,风清云厚,此刻宣纸含物已在有无之间。

面朝宣纸,笔与墨在宣纸中层层增积,宣纸承载着一座座敦厚的山体,山外山的清朗透着宣纸的经脉。宣纸薄而柔弱,却可承受硕大山体,又能作溪流百回之叠,从而生发清气如岚的浑穆气象,此时最能印证老子“大智若愚”思想之颂。

面朝宣纸若清风拂来,像小河泛起的清波。柔是宣纸的本真,刚是承载。老子有“上善若水”,可以说宣纸自性方式显现了真善之厚,以净水知见托起笔墨心体的酸甜苦涩。劳动人的菜篮子,文人窗前一抹竹叶,还有乡土中瓜果草虫无不成为宣纸的平常所在。生活是一束光,给予宣纸以澄怀观照,时宽时远。宣纸是人与自然相处的缘地,它充满生机,让洁白的空间照亮自己也照亮旁人,这是宣纸所能给予的平常心。

面朝宣纸的清柔朴素,就像随着山涧的清泉,渐渐溢出生活的点点滴滴,又缓缓流向自然。